首頁 > 阿拉善新聞 > 正文

我心中的“額濟納精神”

殷俊海

額濟納人和別的地方的人不太一樣,額濟納這個地方有一股子和其他地方不一樣的精氣神,有的人把這種反映額濟納精神和氣質的品格歸納為是航天精神、胡楊精神、駱駝精神等等。但作為一個出生和長大在額濟納的人,我心中的“額濟納精神”具有以下特質:

與馬匹比耐力,與駱駝比吃苦。

與紅柳比奉獻,與梭梭比燃燒。

與胡楊比渴望,與蓯蓉比依存。

與風沙比堅韌,與綠洲比熱愛。

與戈壁比博大,與草原比寬廣。

與荒漠比抗爭,與奇石比多彩。

與民族比團結,與邊關比責任。

在歷史上,王維來到額濟納,寫下了著名詩句《使至塞上》:

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

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

這首詩是唐代詩人王維奉命赴邊疆慰問將士途中所作的一首紀行詩,記述出使塞上的旅程以及旅程中所見的塞外風光。這首王維的詩句,主要描寫的就是歷史上額濟納的自然風光和邊關的艱苦以及路途中的蒼涼。無數額濟納人正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扎根邊疆,守衛祖國。因此,額濟納人的奉獻精神自古有之。

上個世紀50年代額濟納三易旗址傳佳話,聶帥囑托永不忘。一遷,從老西廟到賽漢陶來;二遷,從賽漢陶來到寶日烏拉;三遷,從寶日烏拉到達來呼布。

為了支援祖國航天事業建設,額濟納一千多牧民趕著他們的羊群離開幾百年來生活的土地,從此再沒踏進一步。一位將軍曾經動情地評價:額濟納人為我國航天事業做出巨大犧牲,他們的承諾比胡楊還堅定,他們的胸懷比蒼天還寬廣。聶帥生前曾深情地說,額濟納為國防建設做出了巨大犧牲,有機會一定要回報。

曾任基地第一任司令員的孫繼先同志也曾經說:“額濟納旗人為了基地建設,讓出了一塊富饒地方,做出了犧牲。我們一定要記住他們,今后應該幫助他們,共同把額濟納建設得更好。”

半個世紀過去了,在額濟納人當年騰出來的那片沃土上,已經成就了中國的“兩彈一星”夢、航空航天夢。額濟納依舊像一位慈祥的老額吉,默默守護在她的身邊……

新世紀,額濟納有蘇和同志放棄優厚待遇回到家鄉治理沙漠的感人事跡。蘇和是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政協原主席,曾任額濟納旗旗長、旗委書記,是土生土長的土爾扈特蒙古族人、新中國培養的少數民族干部。2004年從領導崗位退休后,回到家鄉額濟納旗沙化最嚴重的黑城地區,克服許多難以想象的困難,堅持植樹造林。經過十年的艱苦奮斗,他在額濟納旗“黑城”遺址周邊的荒漠戈壁上植下約9萬株樹苗,連成了長約3公里、寬500米的一大片林地。在他的帶動和感召下,一個個致力于改變家鄉面貌的企業實體和個人相繼行動起來,致力于治沙播綠,使額濟納旗的生態環境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十年堅守,種下9萬株梭梭苗,治理沙漠3500畝,建起了一道寬500米、長3公里的生態屏障。十年前,蘇和是用水車拉水種植梭梭綠化沙漠。在這十年間,為了確保梭梭的成活率,蘇和先后在沙漠中打了八眼水井用于澆灌梭梭林。如今他和老伴親手種植的梭梭林也在一點點擴大,目前達到了3000畝,成為阿拉善盟面積最大的人工梭梭林之一。

2014年4月28日,中宣部向全社會公開發布蘇和的先進事跡,授予他“時代楷模”榮譽稱號。無論是“時代楷模”、“大漠胡楊”、“沙漠愚公”,還是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政協原主席,所有的稱謂都屬于這位執著樸實的額濟納老人。他滿頭白發,皮膚粗黑,雙手布滿老繭,與普通農牧民一樣,過著平淡而儉樸的生活。也正是這位老人,以博大的胸懷和執著的信念,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堅持植樹造林,為額濟納的生態文明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

他的先進事跡,體現出一位共產黨員忠誠于黨、熱愛祖國的堅定信念,他那艱苦創業、迎難而上的拼搏精神和一心為民、無私奉獻的高尚情操,生動地詮釋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深刻內涵。

我心中的額濟納精神是在“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詩句中尋找家園的精神寄托;是一種為了祖國航天事業,三易旗址的大局情懷;是一種抗風沙、守邊關的責任精神;是一種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的無私奉獻精神;更是一種發自內心的保護家園、守護生態、守望相助的家國情懷精神。

這種精神造就了額濟納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包容,特別能團結,特別能斗爭,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奉獻的精神。

特別能吃苦:近幾年反映兩彈元勛和航天事業的影視劇很多,劇中都描述了中國航天人艱苦創業的畫面。額濟納人卻把最好的草場讓給部隊,主動搬遷到偏遠而貧瘠的戈壁上生活。那里的生存條件惡劣,生活環境的艱苦是常人難以忍受的,幾十年來他們依然默默守衛在祖國的邊陲小鎮。

特別能包容:額濟納人來自五湖四海,大都是各地移民,即便是土爾扈特人,遷徙至額濟納也就是三百余年的歷史。雖然環境艱苦,大家卻和睦相處,樹立起了誰也離不開誰的信念,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這里的人普遍擁有寬容和包容的心態。

特別能團結:額濟納歷史變遷復雜,1980年成為阿拉善盟所屬旗,之前先后歸屬過甘肅、寧夏。旗內有大片軍事管制區,歷史上,額濟納旗軍人最多時有十萬余眾,當地居民卻不過萬人。大量的科學家、軍人、各地移民先后來到額濟納,蒙古、漢、回、滿等多民族匯聚,雖然地區經歷過多次的劃分,但額濟納始終保持著民族團結的良好局面。

特別能斗爭:額濟納人與天斗、與地斗,戰風沙、抗酷日。中蘇關系緊張時,全民皆兵,堅守邊防一線。歷史上是國防的前哨,現在是生態環境保護的衛士,額濟納人具有堅強的斗爭精神。

特別能忍耐:缺水、缺電、路難、偏遠等,都曾經是額濟納歷史上的代名詞。但額濟納人不懼艱難困苦,像梭梭、胡楊、紅柳一樣頑強生存,保家衛國,治理生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有人千辛萬苦輾轉到了額濟納,感慨道:“額濟納人能活下來就是對國家的巨大貢獻,因為他們像軍人一樣守護著祖國西部邊陲。”特別能奉獻:額濟納人待人忠厚、勇于奉獻、樂于助人,這些優秀的品質代代相傳。許多去過額濟納的外地人,都為當地人的坦誠和善良所感動,甚至有人說:“就沒有遇到過像額濟納人這樣真誠的人。”額濟納人牢牢記住那些奉獻青春和汗水的天津知青、援邊干部和邊防軍人。眾多在額濟納曾經留下印記的人,都多次重返額濟納這片熱土,為的就是再去看看曾經為之奮斗過的地方,再去回味額濟納人樸實敦厚的情懷。

這就是我心中的額濟納精神。它是在歷史長河中凝煉成的獨特精神,它與草原文化核心理念相融合,契合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阿拉善精神一脈相承,與當下弘揚的具有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蒙古馬精神、烏蘭牧騎精神一起成為了中華民族精神譜系的一部分。

祝愿額濟納精神永存!


[責任編輯:楊旭英]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飞艇赛车群 浙江11选5推荐号 公司怎么上市发行股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什么是指数年线 湖北快三开奖时间 时时彩软件排行榜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三中三免费公开期期中 北京pk拾赛车计划网址 凤凰娱乐app注册 甘肃体彩11任选5玩法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天津11选5号码推荐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500 福彩好运彩